今年亲戚给的压岁钱最少的是200元

2019-12-05 14:03栏目:手机购彩网站理财保险
TAG:

逐渐高企的压岁钱使孩子形成攀比心理,现在随份子、送礼都在攀比,因为数目越来越高,穷困的家庭难以承受。

除夕给每个人的期待不同,对于在北京打拼的IT白领刘林来说,除夕更像是一个仪式。在儿时的记忆中,大年三十这一天,晚上大人们会围坐在一起包饺子,大孩子领着小孩子去院子放烟花爆竹。“每当家家户户开始放炮的时候,我就非常高兴,因为马上就会收到很多压岁钱。”刘林回忆,当时他只知道压岁钱要很晚的时候才能收到,通常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准备吃饺子的时候,大人们才会掏出红包,给每个小孩子发一个。讨到红包的小孩子一般都会说一些“恭喜发财、新年快乐”等讨喜的话。

20多年过去了,刘林家除夕的“仪式”依旧继续。现在,春晚倒数报时的时候,刘林还是能收到很多压岁钱。“因为还没有结婚,在老人的眼里还是小孩,但由于已经工作,所以也会给家里的小孩子准备红包。”今年刘林今年收了2000元压岁钱,支出5000元。“因为已经挣钱了,长辈们给压岁钱只是延续一个传统,象征性地给一些,通常都是200元,不会很多,但对他们的孙辈,就会500元、1000元地给,似乎500元是‘起步价’。我这个当叔叔的,自然也不能太寒碜。”刘林说,他小时候,都是几块钱的压岁钱,后来涨到50元、100元,现在200元都算少的。对于月薪只有4000多元的刘林来说,过年的红包让他感到有些吃不消。

飙升

在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的江西老家,压岁钱也水涨船高。“过去,亲戚之间压岁钱标准是200元,现在没有500元拿不出手。”据胡星斗介绍,在当地过年的时候,和一些关系较好的亲戚朋友孩子初次见面,一般都要给五六百的见面礼,关系一般的就给一两百。

家在天津的周若琛是北京邮电大学一名大三学生,今年春节她收了近4000元的压岁钱,“奶奶一个人就给了2000元,以往都是1000元。”原因很简单,奶奶的退休金涨了不少,“明年也许就恢复原价了。”据她回忆,因为亲戚不多,大学之前,每年压岁钱在2000元左右,最近几年涨得很快。“从50元的压岁钱涨到一二百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从400元到1000元的速度就相当快了。”周若琛表示。今年亲戚给的压岁钱最少的是200元,大部分是500元。“压岁钱一般都是包在红包里,如果今年给对方小孩比人家给自己小孩的少,明年就会多给一些,今年给200元,后年就不可能再给100元,这个钱上去就下不来了,只会越来越高。”

从各地情况看来,压岁钱疯涨是一个整体趋势。根据职业、收入及年龄的不同,收到和支出的压岁钱也呈现出细微的变化。

周兰是一名小学教师,她的丈夫是当地教育局的一位职员,他们有一个1岁半的女儿。今年,女儿从亲戚朋友那收到了近1万元的压岁钱。“我们就职于教育系统,亲戚朋友的孩子在就学中可能会有求于我们,平时他们给我们买东西送礼我们肯定不收,春节压岁钱更像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他们出手就比较大方了。”周兰说,这样反而让他们比较尴尬。他和丈夫的办法是:女儿收回来多少,他们就给回去多少。比如朋友给了女儿2000元,他们就给朋友的孩子2000元,“每年都这样,挺累的,但求个平衡。”周兰说。

与周兰形成明显的反差:王海是一名电动车修理工,妻子是超市理货员,他们的儿子现在上小学五年级。今年,儿子

收到了不到2000元的压岁钱。“朋友的条件跟我们都差不多,一个月收入就2000多块钱,所以给孩子压岁钱也就一二百。”王海说。

此前,有媒体选取90名孩子做了一个关于压岁钱的样本调查。结果显示:父母职业为公务员的压岁钱平均水平最高,18个孩子一共收到了10.41万元,平均约为5783元。与去年相比,公务员家庭的人均压岁钱上涨了4%。

本源

压岁钱与本来的初衷渐行渐远。至于压岁钱的由来,据说自古就有。传说中,有个叫“祟”的小妖,每年三十夜,它都会摸睡熟的孩子的头,被摸的孩子就会变傻。又一年的三十夜,“祟”又来了。有户人家孩子睡觉时把红纸裹着的“压祟钱”放在枕边,当“祟”靠近他时,红纸突然发出一道亮光,“祟”惊慌失措地逃跑。因此大家叫它为“压祟钱”,“岁”和“祟”发音相同,故称“压岁钱”。

史料中记载,压岁钱有两种,一种是以彩绳穿线编作龙形,置于床脚;另一种是最常见的,即由家长用红纸包裹分给孩子的钱。孩子用压岁钱买鞭炮、玩具和糖果等。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认为,传统压岁钱主要是针对10岁以下的孩子,压岁就是压过这一年,长一岁,祝他们健康成长。数目不多,就是个关怀。“压岁”最早的形式就是送钱。压岁钱的增多也表示改革开放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证明有钱可送,有其积极的一面。在经济匮乏时代,亲戚邻居的小孩拜年时,实在没有钱送时,会给一些糖果或者其他好东西,这其实也是招待客人的一种习惯。

据胡星斗回忆,他小时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家都不富裕,过年没有压岁钱。小孩子到亲戚朋友家拜年时,长辈给孩子一些糖果或者水果。到了八九十年代,人们生活条件好了,过年的时候开始给小孩子压岁钱。那个时候一般都是几块钱,最多不超过10块钱,孩子们拿到钱都是自己留着买一些文具和零食。而现在,成千上万的压岁钱可以由孩子自由支配的很少,大都由家长处置。

“六七十年代的计划经济时代,是压岁钱最少的时候,长辈给几毛钱让小孩子自己支配,或者给孩子们一些好吃的。市场经济以来,压岁钱就慢慢增高,但在八九十年代,经济不发达,人民也不富裕,想给也给不多,那段时期也是很淳朴的。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新世纪以来,人们有钱了,压岁钱也越来越高。”夏学銮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说。

刘林回忆,他小时候,大概1986、1987年的时候,同龄小孩的压岁钱还都是几块钱的时候,他就收到过100元的压岁钱。那个“大方”的长辈是父亲的同事,由于父亲帮了人家忙,但对方直接给父亲钱,父亲肯定不收,所以给了小孩。刘林并不忌讳地说:“这是变相的送礼,从八几年就开始了。”

变味

中国是一个重视人情的民族,对人际交往、朋友亲戚之间关系很注重,但习惯用钱来表达对彼此的感情。上世纪80年代初到食堂吃饭,5分钱一份小白菜,一份红烧肉两三毛钱。现在很多物品价格涨了,压岁钱也跟着涨。人民的生活好了,大家收入高了,给的压岁钱也多了。

事实上,水涨船高的压岁钱越来越异化。现在,很大一部分压岁钱是那些求帮忙的亲戚朋友“贡献”的。“压岁钱的确变味了,有的已经变成送礼的一种方式。比如你求对方帮忙,就给他的小孩多一点压岁钱。压岁钱正在变成一种牟利的工具。”胡星斗说。

有迹象表明,“压岁钱”正在向市场条件下的寻租行为靠拢。而且压岁钱的形式也不再拘泥于“钱”。金条、股票成为压岁钱的另一形式。“市场经济的市场交换法则无孔不入。你收金条、证券作为压岁钱,就要给他办事情,这折射出了一种社会风气。”夏学銮说。

与此同时,逐渐高企的压岁钱使孩子形成攀比心理,现在随份子、送礼都在攀比,因为数目越来越高,穷困的家庭难以承受。

谈到逐渐推涨的压岁钱,周若琛表示:“有的孩子在网络上晒压岁钱。你本来就想给200元,一看人家孩子们都晒1000元的红包,明年你自己就给人家涨价了。”

恐慌

采访中,部分年轻人对“压岁大考”产生恐慌。“给得少了,人家觉得你混得不好,给得多了,真的承受不了。”刘林感觉,压岁钱就像房价,涨了就回不去了,很是恐慌。

同样焦虑的是即将毕业的周若琛。“我现在的年纪比较尴尬,大家今年都说明年工作就不给了,可是万一我考研呢?我二姐这两年各种随份子加一起有一万多,压岁钱、结婚甚至孩子满月都要给钱,我也会有侄子侄女,真不想以后拿出这么多钱。”阿琛说。

红包一来一去给年轻人传递的是压力。现在,很多年轻人年底不想回家,这与越来越高的压岁钱不无关系。这些“恐归族”往往收入不高,支付不起越来越高的压岁钱和你来我往的送礼费。王海告诉记者,每到过年,孩子姥姥、奶奶两边家庭加一起孩子就有不到20个,如果算上没结婚的,差不多有30人,按照一人200元的标准,这就6000元。好在王海自己也有孩子,钱还是能回来了。但是对于像刘林一样没结婚的年轻人,这部分暂时收不回来的钱使他们心里不平衡。

夏学銮认为,年轻人面对这种社会风气要淡定,不要攀比,量力而行。要克服面子心理,不要打肿脸充胖子。“和放炮一样,过去大家觉得过年一定要放炮才有年味,现在出于各种考虑,鞭炮、烟花放得少了。还是由时代决定去留吧,现在,有些家庭之间干脆就不互相给压岁钱了,转来转去都一样也没什么意思。”夏学銮说。

受访人士普遍认为,压岁钱最初的目的是过年的时候给孩子一些零花钱买好吃的或学习生活用品,而今却出现了攀比等现象,这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由于孩子自主性比较强,有的不愿意把压岁钱交给父母保管,而是自由支配。一旦孩子获得大量压岁钱却没有有效的引导与监督,任其乱花,就容易养成铺张浪费、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为了让孩子合理使用压岁钱,培养孩子的财商,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到银行、保险、基金等金融机构咨询购买产品。于是,压岁钱理财成为年后热门话题。

传统压岁钱主要是针对10岁以下的孩子,压岁就是压过这一年,长一岁,祝他们健康成长。数目不多,就是个关怀。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购彩发布于手机购彩网站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今年亲戚给的压岁钱最少的是200元